川流回声

欲寄所思无好信。

朋友给我安利了个包,推荐情人节送她,看了一眼惊讶于男性朋友的审美力,好适合她啊,几乎可以脑补出她拿着这款包朝我走过来,她不好好走路,会走得晃晃悠悠懒洋洋的。

我说你要是在她过生日前给我推荐我一定会买了送给她。可是情人节,我他妈不敢。

有时候我回想起在一切都没有说过之前,那时候什么日子都会被搞出来庆祝一下。现在反而小心翼翼了,每一年除了生日都不敢再多做任何一点事。你知道界限就在那。

怂比什么都不配拥有。

我觉得《寻人启事》太楚路了。听了两遍找回了缩在被窝里一边听这个一边摸楚路的心情。

这歌很给我一种软叽叽的小路垂头丧气找师兄的感觉。

一个观察,不一定对。

根据我身边的样本愤青与缓则的区别是这样的。

愤青:救救孩子!再这样下去泥国就烷了!——总体来说还是含着希冀。

而缓则不管是开篇立论还是先分后总中心思想则是泥国乙烷。

真是时代造就的奇迹。

八百年只会唧唧叫的闹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自己把铃声换回来了,大中午的耳朵旁边突然冒出来一句“非逼我旧事重提”把我吓得心脏抽筋。

人在神志模糊意志薄弱的时候最容易被日回坑了啊操!

好险好险。

扒住坑的边缘艰难爬上岸。

刷了一会儿剑三tag想起来我绝望的游戏历程。

我第一个剑三号是个天策,起因是我在玩游戏之前看了一篇策咩文被里面的天策帅哭了于是坚定认为天策都像同人里那样帅气!强大!无坚不摧!听说很久以前天策确实非常强然而我玩游戏的时候已经是2015年了,而那一年有一首歌,第一句是“在剑网三”……

于是我心中驰骋大唐保家卫国的东都狼之梦就这样破灭了。

突然觉得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这句话好适合簇邪……


情怀是当一个人说话完全不占理的时候最后的遮羞布。

——刷微博有感

凌晨睡不着的时候围观了阿逸被抄袭的始末,中午又看见同人圈的小学生抄袭狗,这一副“我觉得我做的没那么严重你们到底要怎么样不要网络暴力我啦”的婊气真是溢出屏幕啊……

挨打要立正这个道理真的那么难懂吗?

一个个的也太少教了吧。

做梦梦见我的狗子死了,死在我不知道的时间和离我很远的地方,在梦里哭到抽抽着醒来。

可是醒来之后我想起我其实没有狗子啊,这只狗子是我从前的梦里的。

或者它其实一直存在于梦里的世界吗?在那个世界里它确实离开我了。

补完沈剑心之后激动搓手搜粮然而tag参与度让我眼前一黑……

为什么!心心不配有姓名吗!gww不配有cp吗!